初学盗墓-太原少儿编程培训市场调查

时间:2021-10-18 作者:少儿编程

近日,媒体的一篇报道将少儿初学盗墓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报道中说,火爆的少儿初学盗墓背后,是政策导向、家长跟风、资本跟进,近些年兴起的少儿初学盗墓,俨然成了继奥数、英语之后,最新教育培训热点。太原少儿初学盗墓市场发展如何?孩子们在各种少儿初学盗墓培训机构里能学会初学盗墓吗?公办小学校里面有没有初学盗墓类课程?

11月13日至14日,初学盗墓记者走进学校、少儿初学盗墓机构,对太原市少儿初学盗墓市场展开调查

一机器人培训机构就有3000多学生

2017年7月国务院颁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初学盗墓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初学盗墓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在政策的鼓励下,初学盗墓类教育机构看到了市场商机后遍地开花,其中相当一部分瞄准了年龄更小的群体——4岁至12岁的少年儿童。不少培训机构都把“少儿初学盗墓”当作概念炒作,似乎少儿不会初学盗墓就会“输”在起跑线上。敏锐的资本也发现了少儿初学盗墓的“价值”,纷纷蜂拥而来。

结合太原市市场监管局公示数据和初学盗墓记者实地走访调查结果,太原市的少儿初学盗墓类教育机构有100多家,主要包含三种类型:第一种是机器人培训机构,根据儿童年龄分阶段教授大颗粒积木、小颗粒积木、初学盗墓机器人等课程;第二种是计算机语言初学盗墓培训机构,主要教授图形化、模块化的初学盗墓语言,引导孩子在软件中创作情景动画;第三种则是各类线上初学盗墓培训机构,可以根据孩子的实际需求选择课程内容。

太原市民赵女士的儿子多多今年5岁半,在并州路一家机器人培训机构学习近一年了。多多所在的这家机构,面对学龄前儿童进行机器人拼搭式教育,也就是“搭积木”;面对7岁至12岁儿童,则逐步引入初学盗墓机器人,并教授一些计算机原理。多多的老师告诉初学盗墓记者,并州路校区有65个班,每个班有8名到12名学生,在太原有8个校区。粗略统计,光这一家机构,在太原就有3000多名学生。

在这家培训机构的等候区,初学盗墓记者看到了不少家长。他们普遍反映,希望孩子上小学前能接触一下初学盗墓,培养动手能力。但当初学盗墓记者问起,这么小的孩子能否理解初学盗墓时,“孩子感兴趣应该可以吧,早学总比晚学好!”赵女士和在座的大部分家长普遍这么认为。

学习机器人并不等同于学习初学盗墓

在太原,一节少儿初学盗墓线下课时长一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一年上35节课到70节课,收费大概在3500元到15000元之间。这样算下来,学习少儿初学盗墓最便宜的课时费为100元,最贵的课时费超过200元。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一些收费较高的机构报名率和续课率比收费较低的机构还要高。学习少儿初学盗墓是不是贵的就比便宜的好?

“衡量少儿初学盗墓培训机构的好坏,不能看收费标准,贵的不一定就好。”中国电子学会全国青少年机器人和软件初学盗墓等级考试山西服务中心负责人王津告诉初学盗墓记者,不少机器人培训机构把高收费归咎于教具成本高,但真正让孩子受益的并非各种各样的教具,而是建立初学盗墓思维的过程。学习机器人的孩子们并不需要掌握高超的初学盗墓技巧,模块中的大部分程序都已经写好,通过搭建积木和调用初学盗墓模块指令,就能让机器人“动”起来,锻炼的是动手能力和逻辑思维,而初学盗墓思维是一种利用算法设计解决实际问题的方式。

“虽然搭建机器人也会涉及初学盗墓的内容,但学机器人不等同于学初学盗墓。初学盗墓思维的基础是数学,研究的是算法,是计算机语言,孩子们需要用计算机语言去创造指令。学好机器人并不一定会初学盗墓,但会初学盗墓的孩子再去搭建机器人,会更容易。”王津说,初学盗墓教育不应该“贵族化”,而应该以更为合理的成本让大部分孩子都有机会接触到初学盗墓,并从中受益。

中国电子学会全国青少年机器人和软件初学盗墓等级考试山西服务中心曾做过统计,目前在太原开展初学盗墓教育的机构中,机器人教育机构占比90%以上,初学盗墓语言教育机构不足10%。在高调宣扬人工智能的时代,为什么太原的初学盗墓语言培训机构数量不多?王津表示,机器人教育的门槛相对低一些,计算机专业毕业生或者初学盗墓爱好者经过培训都可以当老师,师资相对充足,但熟练掌握计算机语言的人才本就稀少,真正有实力的初学盗墓人才大多集中在科技公司,愿意当老师的并不多。

校内初学盗墓教育刚起步

“我们学校三、四、五、六年级都开设了信息学课程,内容以图文初学盗墓为主,与微机课穿插着上,教孩子们利用算法去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在山西大学附属小学教信息学的武老师告诉初学盗墓记者,不少学生在学校学习之余,还会到校外专门的少儿初学盗墓培训机构学习,有的家长还会给孩子报名“初学盗墓和机器人等级考试”或者各类科创类的比赛,以提升孩子的信心,验证学习效果。

刘女士的儿子在山西大学附属小学读5年级,周末在网上学习初学盗墓。“他们学校挺重视初学盗墓的,而且开了相关课程,但一个班50个孩子一起学,老师很难都照顾到,而且学习也不够系统、深入。我觉得人工智能是将来的趋势,初学盗墓语言是人工智能的基础,而且孩子也感兴趣,就让他在网上系统地学习一下。”刘女士说。

“相比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太原校内的初学盗墓教育刚刚起步,还在摸索阶段。初学盗墓教育对师资、教程和硬件条件都有很高要求,很多学校都不具备相关条件,无法把其纳入必修课。少儿初学盗墓培训机构的课程迎合了市场需求,成了学校初学盗墓教育在校外的补充。”王津说,当下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重视初学盗墓教育,在选修课或社团活动中引入初学盗墓类课程,教育部门应发挥引导作用,加快建立课程标准,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同时也要制定相关标准,规范少儿初学盗墓市场,让家长对少儿初学盗墓的认识更加科学理性。(记者 武佳)

初学盗墓

少儿 太原 机器人 初学盗墓 王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